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Ryan | 9th May 2008 | 講鏟新片 | (3612 Reads)

一般而言,紀錄片形式的香港電影難在戲院公映。陳安琪的《愛與狗同行》可算是幸運的一員,獲得發行公司高先安排作商業發行。然而,這類非主流電影在主流市場,到底又會怎樣?
 

從製作動機去看,紀錄片模式的《愛與狗同行》其實出於好意。導演陳安琪算是有著豐富的素材,全段以自己的愛犬步進晚年至離開自己的過程,聯想到自己家庭過往的一些事故。在整個過程中,則插入了數個真實個案,從愛犬的死亡與傷痛,接著探討幾個收留大量狗隻的人士、還有與狗相依為命的露宿者,並且一名愛犬失而復得的外藉婦人。

不過,若要跟主題《愛與狗同行》去看的話,也許導演很希望藉電影給自己家庭成員,可是實際上這個內容卻影響了電影本來應表達主題的完整性。當中一場回憶導演與弟弟重回鰂魚涌模範里的一幕,可算與主題完全偏離,對主題包容度不足的話,或會看得不明所以。

也許電影希望打入曾養狗隻的觀眾群,若他們去看,也許會對於電影裡三個愛犬離開主人的過程感觸。可惜的是,受感動者不多。導演若希望藉著電影可以喚醒公眾關注狗的權益或相關課題的話,恐怕目的未能達到。

電影的最大問題,在於電影對於一些觀點角度過於理所當然。電影佔了約三份之一描述自己與弟弟憶述父母的情況,成了電影的致命傷。感染力不足之餘,而且過於催淚,播放的舊片段共鳴度低,令本來思念的情節變成像是無病呻吟。沒有細緻的情感細味,卻以大量的味精煲出濃烈但過火的湯來。

至於走訪的單位,似乎紀錄片提供的只有零碎的片段再配上較重點的對白,在行者或看得自在,但不在行的看起來卻未能完全理解,十分可惜。其實這部份問題在於沒有好好地剪裁所需。部份情況,不一定以對白表述,改以鏡頭令觀眾感覺出來,也許更為奏效。強行將其辛酸歇斯底里,反而效果略嫌過火。電影改用平實一點手法的話,也許觀眾的接受程度或大為提高。

鏡頭運用方面,也許陳安琪真的經驗不多,故此效果上都較為粗糙。過於明顯的「大頭」或畫面過光的情況時有出現。然而,對於獨立製作的紀錄電影而言,大家也不會過於介意銀幕上的效果未臻完美。

總的來說,《愛與狗同行》在香港電影添加紀錄片題材,也希望藉此能引起大家對於動物的關注,有著好的出發點,也有誠意地追訪了主題相關人物。然而,也許導演希望表達其他的主題,反影響了本來主題的表達。而電影以煽情方式表達,並未能顧及大眾市場需要的投入及共鳴感。結果拍出來仿如自說自話,訊息未能有效傳遞,實屬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