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Ryan | 4th Sep 2008 | 講鏟新片 | (6356 Reads)

Picture

也許是疑似麻雀類型電影能在低成本下回本關係,縱使近年這類電影劣作甚多之下,製作人仍不介意繼續開這類電影。林子聰雖然首部小品《得閒飲茶》也許成績不俗,可是在這部低成本兼藝人演出不濟的作品下,林子聰的努力看來徒然。

從劇情來看,《大四喜》可以說得是「九唔搭八」。電影雖然宣傳疑似以打麻雀作賣點,可是片中卻缺乏如《雀聖》甚至《打雀英雄傳》式的牌局。主線以陳百祥的麻雀館「賭王」何必發如果為自己的事業承傳為中心,卻要配上所謂的三名太太爭妍鬥氣爭家產,還有兩名形象突出但一事無成的兒子與來歷不明的女兒,加上黃宗澤飾演忽然相認的疑似兒子輝,一輪鬥法便充斥了八十八分鐘的情節。

電影希望嘗試的東西大量供應,既要搞笑、又然來點溫情和感動,既要動作、又要有點商業計謀,還有其他友情、愛情、黑社會及老千等種種元素。換來的結果,就是各類元素硬插一起,突兀非常。個別環節如何必發如何逃過家中的深鎖走出去,竟然要用上 Prison Break 的橋段,可是在執行起來卻資源不足,無法達到應有的喜劇效果。電影同時起用所謂不少潮流事作橋段,例如Edison的事,可是該類笑話處理差勁,看得觀眾笑不出來。當中輝初到何宅遭眾人玩弄的一段,製作求其到極,大部份道具的名稱均以手寫方法展現,如把觀眾當作白癡一樣,恐怕負責該片道具製作的要問責了。

至於場景方面,電影屬低成本製作,在場景設計可算是十分慳水慳力,內地取景不是問題,可是拍到麻雀館時,內裡的佈局則仿如酒樓的貴賓廳一樣。至於何必發望著海的情節雖然在片中出現數幕,卻難得地輪椅擺放的位置及鏡位竟可以一模一樣,也許這幾場戲於同日拍攝,但卻沒有任何改動下出現「穿崩」的結果。

其他製作資源上,電影也幾乎去到得過且過的地步。先談化粧,陳百祥演八十歲的老伯,雖說患上柏金遜症,可是其皮膚甚至動作卻跟四、五十歲無異,至於張達明、谷德昭等人飾謂的老角,化粧在白髮中滲出黑色部份來,而且眾人所謂的年老對白演繹仿如是看著十數年前電視趣劇的演繹方法,其說服能力接近零。不過,這已是片中較佳的演繹。

陳百祥的喜劇演出,大家也不能期望甚麼,誠言他今趟的戲份其實不算多,只是在開首及末段較多一點,至於主力則落在首次參演電影的黃宗澤身上。黃宗澤也許嘗試努力演出,可是他似乎沒想過電視與電影裡的演出要求截然不同。黃宗澤的表情比起演舞台劇還要誇張,一名本是老實的青年看起來不止笨實,而且近乎是智障的水平,可算是事與願違,也許黃氏倘若有機會參演電影的話,需要留意演出所需的不同。

一眾女演員的演出可算是電影最為驚人的演出,元秋的款式仍停留於《雀聖》系列的水平,而張文慈的演出予人洗盡鉛華的味道,不過還不及陳法蓉,鏡頭上的她跟數年前判若兩人,其演出毫無表現,要當一名美女,恐怕失敗了。至於來自內地的年輕女演員鄧紫衣則經常在片中自出自入,更忽然有動作戲份,可是在情節上卻要跟黃宗澤極速變成情侶,真的看不出有何情味所在。男配角彭敬慈在片中的演出不再是奸,可是戲份在末段卻忽然像是主體一樣,彭氏的深情演出,跟陳百祥合演的文戲中陳氏表演一樣,同樣為觀眾製造了一個很好提早離場的理由。

縱觀而言,觀眾也許入場期望《大四喜》是一部以麻將作主題的搞笑電影,可是電影卻因為各種完素的錯配、導演對場面力有不逮、演員誇張失實的演出,令到整部電影的成績,比起曾是同類電影下限的《打雀英雄傳》和《嚦咕嚦咕對對碰》的貨色還要低,恐怕已淪為一部令製作人及觀眾同樣尷尬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