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Ryan | 4th Oct 2008 | 講鏟新片 | (8913 Reads)

Picture

不少導演在拍攝電影時,都很易犯上了一個毛病,就是以為鏡頭就是電影的一切,而忽略了電影本身應有的其他環節。攝影師出身的導演余力為的新作《蕩寇》,便正正給了我們一個反面教材。

若說《蕩寇》是一文不值的話,其實並不成立。因為電影本身其有著很有層次和感覺的鏡頭,無論是片初或片末的巴西森林景致、中段巴西城市繁榮中暗藏危機等,其實都有著比一般電影要高的層次。余力為也善用了不懂色調,如偏紅的夜總會、偏青的監獄等等,玩起來也算是極出色。倘若單以鏡頭來論電影的高低的話,《蕩寇》早已大比數勝出。

可惜的是,攝影只是佔電影的多個環節之一,而《蕩寇》在電影的不少環節,卻出現極為基本的問題。

一部電影最重要的便是劇本,可是,當觀畢《蕩寇》後,雖然或會大概明白電影是談一個發生於巴西黑幫、政治與貪污的故事。不過,倘若要大家嘗試細緻地剖析人物關係的話,恐怕有著極高的難度,皆因電影在表達方面,以各人的零碎片段,讓觀眾嘗試從片段中重組各人物間的關係與故事,仿如就是將故事放在砌圖裡要大家憑各小塊試探全圖。不過,余力為在敘事方法欠奉,結果換來的結果,便是所提供的小塊根本不能砌出甚麼來。

故事裡的人物脈絡砌不出來已是全片的致命傷,不過,更致命的就是連片中各演員間關係也難令觀眾捉摸。片中兩名女角的出場極為隨意,也達到可有可無的地步。而電影在一開始已經失控,在下半場更失控嚴重,若果以此作為意識流的話,相信意識欠奉,只得一個「流」字。

演員的演出也是令人感到十分無奈,其實這不能怪兩名男角黃秋生及日本演員小田切讓,因為主因就在對白身上。電影裡黃秋生講國語、西班牙語及英語,至於小田切讓除了上述三種語言外,還要講日語。結果,各人均需花費心力落電影對白之內,變成整體演出失衡,當中小田切讓的國語,恐怕令他一眾影迷大為失望。

整體來說,《蕩寇》在鏡頭運用上極為上乘,可是電影在其他層面卻留下一個極低的分數。當中演員表現、劇本、人物描寫等一部電影最基本的項目均竟取得幾乎是零分的情況,令到一部電影淪落成為一部只看畫面的動畫圖冊,再加上不知幾多國的語言拼合一起,觀眾在欣賞美麗的攝影看厭後,便開始被其不明解的劇情及語言而感到疲倦,而極為緩慢的節奏更成為了一部讓觀眾收藏以在無法入睡時看來安眠之作。電影作為威尼斯的參賽電影,除了反映余力為作為導演力有不逮外,還響起了威尼斯電影節本身對競賽選片毫無質量保證的警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