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Ryan | 19th Mar 2009 | 講鏟新片 | (7824 Reads)

在一眾新晉導演中,本身也是投資者的羅守耀在其資源條件較佳下樂於各方面作不斷嘗試。繼前作《奪帥》以黑幫血腥暴力作賣點後,新片《短暫的生命》以近年少見的虐待及倫常慘案作賣點來,結果羅守耀在誠意的嘗試之下,離不開其前作有勇無謀的格局。

片長只有八十多分鐘的《短》片,其實說穿了便是一個警方的機密檔案,在邵美琪飾演的警務處助理處長要求下重查一宗十一歲兒童被虐打至死的案件,以嚴刑方式向唐寧飾演的母親碧琪迫供,以求得悉碧琪同居男友(彭敬慈飾)強姦碧琪女兒的真相。

電影在前半段大致以碧琪被虐及憶虐女兒被虐打及強姦的插敘為主。從每一方面來看,其實羅守耀在片中都算掌握到一部三級電影於官能和暴力層面上所需的技巧。當中包括了警方的嚴刑拷問,不只具備肉體的煎熬,還具心理戰略,富有實感。至於女兒被虐待及彭敬慈燮玩女童的過程,在尺度的範圍下,每每以意識鏡頭取代來避開敏感的畫面,也算是恰當的處理。對白方面,警務人員的粗言在電影呈現不少,然而片中粗口用語其實不算太多,羅守耀看來對於不同題材於三級的準則十分熟悉。

演員方面,其實電影中以兩名女角邵美琪和唐寧的佔戲較多。當中唐寧飾演一名承認虐打女兒至死的母親,在鏡頭前面其實算是呈現了一名受傷者所需。至於邵美琪的助理處長,若果單從衣著,還以為是一名檢控官多於一名警務人員,其用力的對白亦算是符合電影需要。素顏演出的張文慈,發揮相對不多,但算是做回一名一般的女督察款式。至於飾演孌童犯的彭敬慈,實質戲分相當有限,故此演技也難以評定。

從上述的情況,《短》片的演員演出上其實不差,加上羅守耀的技法算是成熟,可是劇本上的處理,卻成為了《短》片的最大致命傷。

電影在一開始的時候有字幕註明是「故事純屬虛構」,但是繼而出現由張兆輝(飾演名為Dennis的羅導演)的畫外音時卻聲稱故事是真的,是否即時來個自相矛盾?也許這角色的定位像說書人般來講述整個故事,可是電影到了後段的風格卻突然大變,變到連這個講故事的基調也仿如沒存在一樣。雖然也許這個改動是為求達到電影裡一些信息,但卻來得過於突兀。但是,結局的安排,就跟電影本來的主線毫無關係,那樣的處理,令觀眾完場時仿如如夢初醒,不明所以。其實羅守耀在過去作品處理結局薄弱,今次尤為明顯。

整體而言,《短暫的生命》真的如廣告所說,導演羅守耀真的選擇及拍出了一個一般香港電影甚少觸及的題材,配合一眾表現不差的演員,理應給予一部富爭議及具官能刺激之作。然而,羅守耀於整體處理太弱,就令電影有技法但雜亂無章,結局更是似完沒完,衝著求刺激的觀眾不能滿足,而沒期望的則只看出一部有頭沒尾的電影來,實屬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