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Ryan | 23rd Mar 2009 | 講鏟新片 | (18483 Reads)

去年許鞍華的《天水圍的日與夜》以平實的手法描述了天水圍的正面社區,一年後的《天水圍的夜與霧》雖然同樣以天水圍為題,可是在幾乎截然不同的演員組合下則拍下了一宗家庭暴力兇殺案件的過程。

電影的主線,在於任達華飾演的李森與張靜初飾演的曉玲與兩名孿生女兒組成的家庭,先描述了倫常慘案的出現,繼而以警方查問各相關人等的過程中,以倒敘和插敘的方法描述整個故事的由來;擅拍社會題材的許鞍華,是次於故事上可算是有著極大量的插敘。其後主線描寫李森一家於李森施暴下漸趨悲劇的情況,這個主線其實處理是恰當的。

不過,電影插入的旁枝,則真的很視乎情況。覃恩美飾演的鄰居所描述的故事為事件受到社區關注曝光,份量算是適量,曉玲因受到丈夫虐打而入住庇護中心時的一段大致算是恰當。可是,未知是否電影要考慮內地市場關係,卻加插了不少本應可有可無的角色及枝節。當中描述曉玲三姊妹於深圳的一段篇幅偏長,可是為了考慮電影需要的發展還算是可以。

然而,電影當於後段再去回憶至曉玲兩次回到四川家鄉的經歷,則顯得過於冗長。也許電影是偏向以此來表達李森於性情上黑暗面的由來,可是要硬插家人於四川的生活情況及建屋等整個過程,令到電影主線本應於兇殺案前的重要時刻嚴重拖慢;其實如果將三姊妹的戲份作出刪減,甚至將全段四川家鄉劇情刪去,也許令電影更為明快。

當然,實際的情況是,四川部份的劇情對於劇情交代有相當的作用,刪去並不可能,因為該處也許是整件事件伏線的由來。可是,在篇幅或是剪裁的模式上,相信也許可以更為精煉,令電影劇情推進和交代之間取得更佳平衡。

在處理手法上,雖然電影以查案形式來表達,可是卻沒有走向奇案片的模式來。許鞍華對於一些暴力的場面甚至是行兇的過程都極其淡化,明顯是希望將電影的取向放於李森與曉玲的家庭關係過程。故此,電影最終的高潮,其實只是一個結果而已;重點是在各人口供中提供給觀眾反思事件。

在描述的層面上,許鞍華則秉承了《天水圍的日與夜》那份細緻。從一開首曉玲連每月五十元的健康舞班費用也不敢花,便清晰表達了其經濟拮据的情況。而社工每每在處理家庭糾紛和警署處理曉玲的要求上,在寥寥數句下已充份反映上有關人士希望息事寧人的做法。即使是羅慧娟飾演的麗姐,雖然表面上一直是希望幫助曉玲,可是從另一層面去看,她也藉機會希望曉玲參與自己也弄不清的遊行,並每每事件抱著死纏爛打方式達到目的。社區上人物的關係,為電影平添了一份實感來。

演員表現方面,電影給了數名角色不少發揮的空間,當中以飾演女主角曉玲的張靜初最為出色。張靜初在片中的曉玲將其對丈夫由為家庭設想到最終只是為女兒而甘願冒險的過程,以至她對丈夫李森由欲斷還斷到完全死心均演繹精確。特別是每每對於社工和警方的敷衍感到無助時,單用表情也完全表達到其感覺。任達華演繹的則是一名於心理上每每擔心而訴諸暴力的李森,角色令人有點聯想起十多年前他演繹的一眾變態殺手角色,是次的演出既有內歛的表情,亦有實質揮拳弄刀,任達華是達到預期的水準來。至於其他配角,例如羅慧娟呈現的一份剛烈,覃恩美呈現鄰里那份既疏離怕事但又可憐受害者的感覺,也是很平實描述出來。值得一提的是,許鞍華在選角上找來了多位久違了的面孔,帶給觀眾一份熟悉的新鮮感。

縱觀而言,《天水圍的夜與霧》跟《天水圍的日與夜》同樣有著一群演員為一眾角色注入了所需的性格,許鞍華亦算成功地將一宗天水圍的倫常慘案重心由奇案模式轉至了解事件的癓兆,整個描述也來得細緻。然而,電影裡的素材過多,在部份素材過份地冗長之下,拖慢了電影本來應有的節奏來;倘若電影能再作適度剪輯的話,整體成績必較現時於電影節呈現的版本為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