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Ryan | 12th Aug 2009 | 講鏟新片 | (8881 Reads)

由電視劇集改編成電影的情況在外地雖然時有出現,但香港近年例子實在相對較少。多年沒掛正招牌製作電影的邵氏,今年選擇與TVB合作,以劇集《學警狙擊》其中一個角色作前傳故事拍成的《Laughing Gor之變節》,結果在疑似製作拮据及臨急就章的情況下,只是拍出在大銀幕上的電視質量產品來。

《Laughing Gor之變節》劇情其實希望來個《無間道》加《黑白道》合成版,電影一開始便是由謝天華飾演的臥底探員Laughing於一次走私行動被捕,可是負責案件的潘督察(黃日華飾)並未得悉Laughing是警方派來的臥底,而可認証身份的洗督察(元彪飾)則在行動中遇意外陷於昏迷。另一方面,黑幫頭目福爺(曾志偉飾)擔心Laughing被捕會供出黑幫資料,於是要其手下一哥(黃秋生飾)及座頭(吳鎮宇飾)解決Laughing。在過程中,電影以插敘方式描述Laughing的過去,包括進入黑道、投考警隊,與一哥的關係及與座頭妹妹Karen(陳法拉飾)的感情。

從演員表現來看,其實各主要演員的表現算是對版,不過其角色類型卻司空見慣。謝天華在劇集過後,演繹Laughing自然駕輕就熟,只是角色描述內心掙扎不足,這應是劇本問題。曾志偉的福爺就像是《無間道》的韓琛,不過他的戲份全部只在一個空置單位內拍攝,估計其檔期隨時只得一天。黃秋生的一哥形象,當中那些脂粉味算有點設計,但有一場回憶場面其造型竟有點像《黑白道》;至於吳鎮宇,今次摒棄一向的歇斯底里式演繹,效果比想像中為好。相比之下,黃日華的督察角色發揮空間不多。而女主角陳法拉,雖然電影中安排了不少戲份給她,但在設計上仍只能當上花瓶位置。

從演員來看,其實電影在原劇集的框架上該有不少發揮。可惜的是,整體成績卻事與願違。

雖然電影屬邵氏近年重張旗鼓之首作,也是TVB廾多年來再投資電影,本應在製作上可投入較多資源。可是,電影在製作上,未知是否已承受了電視製作那種壓低成本及趕拍的陋習,本想「多、快、好、省」卻給觀眾看到「多快、好省」電視式,得過且過的製作;電影趕拍的程度而影響質量例子不少,當中其中一幕是警方、黑幫與Laughing三方面的飛車場面,不過未知是否經費有限,結果飛車場面只是拍到折子戲一樣,但最令人感到奇怪的是車輛未到時,地上已出現明顯飛車高速下遺留的輪胎痕跡,恐怕是鏡頭曾經重拍而沒有好好處理場景所致。令一離奇的地方,便是阿一與Laughing在海邊傾談一幕,其中一個推軌鏡頭出現兩輛私家車,而其車身卻反射到攝影機及眾工作人員,不知是否為令觀眾更清楚製作而特別提供?

至於劇情方面,雖然希望做到《無間道》的式樣,可是劇本卻功力有限,當中插敘其實做得還可以,但對於衝突的情節仍可更為緊密,現在描述Laughing Gor的經歷就是《無間道II》的款式,但當中舖排卻不足夠,令到謝天華在電影主題「變節」卻看不到有甚麼衝突面,結果一眾演員除了主線的謝天華外,其他的卻帶過他們過往電影的影子來演繹,雖然演員交足所需,但沒有了預期中的劇力。其他本應有戲的角色如丘凱敏飾演的洗督察妻子,本可多一點戲份交待她怎看同僚,但未有進一步談及。

邱禮濤也許在處理這個劇本上出現困難,又或是因為資金所限,故此有些鏡頭處理十分避重就輕。而劇情到了最後,安排應是高潮位置的鎗戰時,未是是否深受九十年代同類電影的情意結影響,出現了大量仿如送死的情況:無論是黑、白兩道,都仿如戰靶場突然出現戰靶,志在中伏一樣。在觀看上周末的午夜場時,若干觀眾看到該些場面甚至發出笑聲來,如斯的高潮場面似乎令人洩氣。

電影仿如電視的製作,不只在粗疏的製作層面,還有廣告品牌的出現。電影部份鏡頭明顯為贊助而設,例如一幕看到大量電話咭明顯看到商標,於警車上又突然來個近鏡看到贊助商使用的手提電腦配上另一贊助的無線上網裝置,幾間食肆的招牌亦十分清晰,看來各贊助商看到電影該感到物有所值。

整體而言,《Laughing Gor之變節》雖是邵氏重出江湖的作品,亦是多年來出現有電視作品藍本搬上銀幕,加上不俗的演員組合,本應拍出不俗的電影來。可是,未知是否製作方面要降低成本還是要趕著上畫的關係,製作甚為粗疏,演員即使做好本份仍無法發揮,結果每每要靠後期製作及效果以彌補前來不足,換出來的成績比起九十年代無線電視電影還及不上。邵氏以電影價值、電視質量作為回歸影壇作品,恐怕將「省招牌」作品變成「拆招牌」之作,實屬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