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Ryan | 29th Mar 2010 | 講鏟新片 | (3405 Reads)

Picture

對於一部電影而言,演員的發揮、畫面的構成及景致的營造也許重要,不過電影的劇本也是重要一環。移民澳洲多年的羅卓瑤在澳期間仍有執導,《如夢》算是她回流華語時光的首部電影,可是電影的質量,卻令人感到有點「愚夢」的味道。

《如夢》的劇情,簡單來說是海外華人尋根的故事,先由吳彥祖飾演的Max開始,隨著飼養的貓逝去,自己陷入失眠的狀態。在迷失的過程中,他在夢中夢見了一名死去男友的女子艾玲(袁泉飾)。在夢中兩人的交流,令 Max於感情上找到寄托,更令他相信艾玲於現實的存在,於是決心到中國,最終找到長相一樣但性情不同的依依。雖然Max曾經因失望而回放棄,但最終還是來再去尋夢。

對於觀眾來說,觀賞《如夢》並不是一個很具趣味的觀影經驗。不過,在很多部份來看,其實電影局部上仍有可觀之處。當中拍攝的鏡頭與景致,效果不差。至於吳彥祖與袁泉的演繹,作為演員來說已盡好自己本份。當中袁泉需要飾演夢中與現實截然不同的角色,能透過人物的性格,以顯示其反差,效果不俗。至於吳彥祖飾演的海外華人Max,全片需以內歛的方法演出。也許吳彥祖的背景關係,基本上Max這個角色要他演歷該是沒有甚麼難度,而吳彥祖在演出上,也是根據了導演和劇本要求做好本分。

然而,劇本的處理出現問題,卻令整部電影帶給觀眾一個「愚夢」。

對於現實與虛幻世界兩組人物繼後扭在一起的互動模式,其實例子不少,如今年電影節播放的台灣電影《有一天》亦有同類格局。可是,《如夢》在對白處理上,卻不太理想。本來Max有著一條追尋夢中情況的線路,既可處理成懸疑,也可處理成凄美,可是羅卓瑤卻以一種不是怎樣搞的方法處理。

電影本身因為主線只集中在兩名角色身上,觀乎素材也許只能夠拍成約六十分鐘長度的短片。結果電影硬去用上一些重覆的表達,希望加重懸疑,可是對白卻對於劇情或真正作用不大,看到重覆的畫面與對白,容易感到訥悶。片末一幕安排Max在食肆與依依夜話,娓娓道來自己的故事,在前段舖排不足之下,硬去加像灑狗血款式來製造感動不果,而且當中的對白的中英夾雜程度令人不明所以,看到這幕的作用也許比起電影主題更玄。Max本身的獨白不少,惟電影中、後段未知是否在空洞的畫面擔心觀眾不明,於是硬放一些,放得令人心寒。

整體而言,羅卓瑤的《如夢》在劇本上起用複雜的情節以帶出片中男、女主角的互動關係,可是在手法上卻未能好好處理相關素材。劇本在推進能力不足,增添訥悶感之餘,也要結局硬來個催化,縱使有著專業的演出、合適的配樂、優美的攝影,但還是不能為電影挽回分數,情況比起她於澳洲拍的電影還要糟糕,實在令人嘆息,觀眾觀畢過後也許像發了一場「愚夢」一樣,看到摸不著頭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