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Ryan | 18th Nov 2011 | 講鏟新片 | (10530 Reads)

九十年代逢片必劣見稱的陳勳奇,自二千年初《辣椒教室》後,近十一年來都未有電影在港開畫。新作《楊門女將之軍令如山》在起用近年來演出每況愈下的張柏芝,結果兩人試圖在谷底反彈不成之下,反而提供驚人的破壞力,挑戰今年下限及個人下限成功,令水準跌入深淵。

《楊門女將之軍令如山》以宋仁宗年間西夏入侵,鎮守天門關的楊宗保(任賢齊飾)不敵,穆桂英(張柏芝飾)在得到宗保信物意味陣亡後,潘太師與王強要求宗保兒子楊文廣(肖明玉飾)率兵一萬迎戰西夏十萬大軍。佘太君(鄭佩佩飾)、柴邵主(劉曉慶飾)及桂英等一眾女將前來協助。惟文廣行事魯莽下陣前易帥,最終損兵折將及文廣下落不明。在王強伺機設計陷害桂英之時,文廣及宗保卻再度出現,而西夏大軍又再度押境。

從電影情來看,《楊》片的重心有著數個方面,當中包括了楊宗保與穆桂英之間的感情,楊與西夏戰爭的歷程,楊家之間的變化及與朝廷關係等。可是四方面在描述時間雖長,但卻沒有特別的重心,令劇本予人感覺無力。片初介紹楊家各人的角色,在人物眾多關係混亂之下,觀眾要好好分辨看來不易。片中多場戰事的描述,既無氣勢也無看到。 電影到了後段談及援兵的情況,解決的方法也出奇地無聊,也令人感覺後半是強行找戲來充撐場面似的。至於在沒有戰爭的場面,則是一眾女角合演韓劇催淚劇一樣,令電影片中各人仿如是精神分裂一樣。

在劇本描述欠缺內容之下,結果電影在多方面下重藥,結果效果更為不濟。就像楊宗保與穆桂英的關係,起用回憶鏡頭予人手法陳舊,但最為令人感覺莫明奇妙還是殺敵前的回憶,兩人回憶突然從大白天變成星空夜晚,然後再回到白天,仿如兩人起用魔法一樣,凄美感覺不成。

電影在人物眾多之下,當中張柏芝飾演的穆桂英成了全片的重心。可惜的是張柏芝的演出卻心不在焉,故此無論片中是喪夫、兒子失蹤、臨陣振奮軍心、自責等一切表情,全片均只以一個哭笑不得兼凸眼的僵硬表情處理。在臉部面情極為奇怪之下,還以為是起用了臉部痙孿人士演出似的,令她每次出場均成為觀眾恥笑的泉源。

其飾演員的演出再極度誇張與口形不夾的音之下,也同樣不濟。當中肖明玉飾演的楊文廣,全片表現仿如一個智障的小童一樣似的。周海媚飾演的楊五娘,其誇張的表情亦令人不明所以。相比之下,任賢齊飾演的楊宗保戲分不多,也沒為角色提供應有的霸氣。只有鄭佩佩飾演的佘太君及大島由加利飾演的楊二娘較為對版。

陳勳奇在電影裡與時並進地加入視覺效果,可惜多場視覺效果表現也同樣創下近年港片以至內地電影的新低。片中電影起用多幕以吊鋼絲完成的動作場面,看起來真實感全無,像一眾女將空群而出,挑戰了人物與物理的極限。電影在不少戰爭場面上起用了外景與廠景配綠佈景加上後期的雙軌拍攝,然而兩者在燈光上沒有作出調較,結果兩者沒有融合,令燈光仿如出現大量問題,形成「層次分明」。

片初一幕戰爭場面,其弓箭與白鴿的景致效果已叫突兀。但是情況卻每況愈下,中段於峽谷以繩索及兵士搭橋,效果仿如只在地下放置一張大相來拍攝,毫無景深。後段的大決戰中,當在廠景拍攝之時,背景的士兵仿如進入了時間停頓的狀態,而一些動作場面及死亡的處理,看來只屬為惡搞與爆笑而設,有些主角的死亡時刻,更使用了底片色彩處理,未知陳勳奇是否看到羅守耀於《滅門》廖碧兒殺人處理的方式有所啟發。

電影的結局本是高潮所在,可是未知是否電影在資金不足之下,結局高漸之處只是敷衍地亂用幾幀硬照胡混了事,其技術之低也令人看得木定口呆,配合片末的製作花絮,令人回味其水準的差劣。

整體而言,《楊門女將之軍令如山》劇本極度不濟,戰爭場面乏味之餘,文戲卻不明所以地催淚。女角張柏芝在全程一個哭笑不得凸眼表情下提供破壞力極強的表現,在加上其他演員表現不濟,配合假得不能再假的視覺效果,令全片可以由頭恥笑到結尾,在陳勳奇與張柏芝合作的災難大爆發之時,也同時打破了今年觀影的下限,實為今年港片難得一見的奇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