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Ryan | 11th Feb 2012 | 講鏟專題 | (989 Reads)

Picture

電影發行舉辦優先場每每都會出現派出戲票多於座位數目的情況,也存在滿座的風險。可是倘若處理不佳,便會令到觀眾不滿、宣傳人員受罵等「雙輸」狀況。周一洲立發行台灣電影《愛LOVE》的優先場,便因其安排惹來部分觀眾極度不滿。

到底,這次情況又是怎樣的問題?今天就試從不同持分者的角度去看情況。

優先場滿座,對於觀眾的影響是最大的,故此我們先從觀眾角度作為切入點。當中當晚受到影響的博客北原便在自己的網誌以「洲立影片發行公司不知所謂的優先場安排」為題,以觀眾角度談及情況。

Picture

據北原兄的文章所指,北原兄的優先場戲票,由一家網上公關公司提供。他雖然能獲入場,但是院內卻預留兩行給發行公司邀請的人士。但是,其他座席已坐滿觀眾時,部份觀眾便坐了預留的位置。事後當大部分觀眾入場後,發行公司發現其狀況,要求有關的觀眾離場,觀眾既難堪也不舒服。雖然受影響觀眾獲贈另一場優先場的戲票,但是仍感到不滿,並質疑為何不能提供當晚其他電影戲票讓受影響觀眾入場。

從上述的文章與文章去看,整個優先場看來是洲立發行的問題。不過實際情怎樣呢?也許先來看看整件事件的發展。

洲立發行的《愛LOVE》優先場於二月六日星期一晚上九時半假MCL德福戲院二院舉行,該戲院座位數目約百多個。發行公司的宣傳人員於八時許已到達現場。當晚觀看電影的,當中包括網上公關公司邀請的博客、大專電影學會的會員,還有發行公司邀請的媒體與業內人士。對於發行公司邀請的媒體與業內人士,預留了兩行共廿多個座位,不用排隊。其他觀眾則需要排隊,戲票上也標明了「每票一人,不設劃位,先到先得,滿座即止」的字眼。

觀眾於九時前開始排隊,到了九時左右,從觀察所見,在場排隊的觀眾已達百人。倘若以130個座位計算,減去約30個留留座位,就幾乎滿座。可是,戲院職員只是不斷從售票票房拿些圍欄,那時戲院並沒有點算人數。

到了約晚上九時十五分左右,觀眾開始入座,不過在現場所見,於地下放行的事務員,未有點算人數。在二院的影廳內亦沒有事職員把守那些預留的位置。當觀眾眼見非預留位置已被坐滿後,在戲院沒職員協助情況下,便坐下預留的坐位。

其後,發行公司人員在場,與戲院嘗試解釋事件,可是對於觀眾在其他觀眾在場下被請離場,難免出現情緒。就此這時,其中一位中年女性的事務員,卻從旁說出一句「有位就好坐」的說話。最終,職員需要在留座的兩行逐一查核入場觀眾手持的戲票,擾攘了約五分鐘才能解決。

觀眾的角度,相信北原兄的文章解釋了其不滿之處,在此不詳。

對於洲立發行而言,由於電影宣傳只預期宣傳費用於該片身上,而優先場滿座不是首次出現。行內一般也會多派約一至三成的戲票,以免因部份觀眾不到場令影廳冷清。據事後了解所悉,該晚多派的戲票數目,也跟平日的優先場情況相若。正正由於宣傳費只能用於電影本身,故此預上滿座之時,發行公司可做的也只能道歉及提供該片另一場優先場的場次。倘若提供其他電影的話,也只會令發行公司為難。從有關角度去看,宣傳公司也真的可做的不多。

觀畢事件,也許MCL德福戲院對優先場的安排,才是造成發行與觀眾「雙輸」的磨心所在。

從入場排隊去看,部份戲院辦同類的場次,倘若遇上觀太多之時,除了維持秩序外,也會開始點算人數,當人數「超額」時,便通知發行公司作出安排,並同時「截龍」。當晚《愛LOVE》優先場的排隊速度,的確十分快,看來戲院並無有關意識。

戲院的缺失之二,就是在入場時並沒有因應戲院影廳人數點算來適量放行。倘若得悉位於上層的影廳減去留座座位後只有一百位的話,樓下的入場處便應只放行一百位。對於未能入場的觀眾,雖然仍有不滿,但一來至少不用被已入場的觀眾看到,情緒爆發度也會有所減退。

戲院的缺失之三,就是在入場時,影廳內沒有職員或圍欄放在留座的位置。這個做法在其他院線幾乎是「指定動作」,就連同集團的MCL康怡戲院也懂得這樣做,真不明白MCL德福何以如斯無知。

然而,戲院最大的缺失,還是當事件發行情景尷尬之時,其中一位中年女性的事務員,卻從旁說出一句「有位就好坐」的涼薄說話。這句說話,令受影響觀眾的不滿情緒更加爆發。

從上述的情況去看,可見MCL德福戲院於整個優先場事件的安排上,應有的重點幾乎「全漏」,全家戲院由上至下仿如沒帶腦袋準備似的。在事件發生之時,還在放冷箭。結果,給洲立發行好好「靠害」一番。

觀乎情況,也許各家戲院應以此為鑑之時,管理MCL德福戲院的洲立影藝也好該好好反省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