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Ryan | 29th Dec 2007 | 講鏟新片 | (11180 Reads)

Picture

劉國昌的電影,曾拍下不少青年題材,從一九八八年的《童黨》到二千年的《無人駕駛》及零一年的《愛上我吧》也如是。隔了六年,他再拍攝以青少年為題材的《圍。城》,到底他重拾這個社會題材,又會否再進一步?

《圍。城》的題材,取材自成為近月來新聞焦點的天水圍。電影據悉於今年下半年拍攝近三個月,而片中亦有著大量天水圍的實景,從嘉湖銀座、樂湖輕鐵站、天逸邨的大堂以至公屋單位等,全都富有實感,其實可見導演的誠意。

至於題材方面,劉國昌再次以不同的社區人物透視社區裡青少年的不同問題。當中沒有任何一個家庭有著好的環境。主角何靈傑的一家便有著精神病媽媽及好賭的暴力爸爸。電影由這個乖學生在獲悉自己沒見兩年的弟弟俊傑入院後,被捲入一宗黑社會毒品事件,在追查過程中,揭示了弟弟所結交損友的經歷及其背後故事。

從故事來看,其實《圍。城》是十分零碎,以靈傑追查追程所面對的威脅與其弟弟過程的經歷插敘推進劇情。當中描述的每個家庭,各人間都有著自己不快的家庭經驗,但當中又有著一個共同特質,就是他們都每每感覺冷血。縱使過程之中,他們曾有著動容動情的時刻,可是相比起他們的袖行旁觀的行徑,實在微不足道。導演劉國昌及編劇譚廣源刻意描述陰暗面,靈傑的角色及其舖排反成為了電影裡最突兀的部份。相比之下,其他演員之間的故事雖然零碎,但卻能交織出一個悲情城市。

電影在取向方面,可算是反映著現實,有著一個生命有因必有果的感覺。各名在片中的街童的下場,卻完全反映了這方面的情況。當中的結局,可算是一個看得不太舒服的結局。雖然是寫實,但大家總不望現實的天水圍會是這樣。

雖然電影在寫實方面無容置疑,可是,未知是否現在觀看的版本屬未完成版本,電影裡的不少技法,幾乎是不合格的水平。最明顯的一幕是俊傑初到Panadol的地方之時,畫面突然來了一個突兀的暗鏡。而片裡的不少配樂,也沒有因應劇情發展,變得不明所以。剪接方面,不少情節的剪接及間場的位置似完未完。對於日光日白的學校,燈光竟然像沒交電費一樣。至於電影有著不少的特寫,可是鏡頭上卻是大特寫,對於吃飽的觀眾,恐怕有機會「獲利回吐」。這一切對於觀眾來說,或是大煞風景的技倆。部份鏡頭探用了手搖鏡的拍攝,但卻未見得有著太大裨益,實在可惜。

總的來說,《圍。城》可算是香港近年少有的寫實作品。劉國昌在故事舖排方面雖然用力不多,可是卻能從不同小故事中刻劃出整個社區的悲情和殘酷。然而,電影裡的技法未算磨練,在燈光、剪接及配樂上都出現暇疵,實某程度上影響了觀影的興致,還望正式公映時可改善這個情況。